[!--temp.gonggao--]
有事点这里,QQ号码:357710851  有事点这里,QQ号码:357710851
推动农村出行方式变革宜信投资互联网公
凯时娱乐城风险大不大?凯时娱乐城谁能给
第61届澳门赛车F3冠军谁拿了凯时娱乐赞
做个小记者联系我们吧
佛山罗马柱_联系我们
怎样把QQ空间做成网站的样子?不需要太花
捷信客服电话是多少
2018广西金融投资集团防城港市分公司招
男子分期付款买手机后“失联” 亲戚遭
网金社再发力金融科技助力小微企业的正
新疆金融投资公司陆续发布四家农金机构
捷信手机分期告诉你征信的重要性
枣庄百度优化公司多少钱{联系我们
目前美元值得投资吗?凤凰金融的“智能资
大众网排名第一!全国地方新闻网站信息
在《潜伏》中天津站站长的职务是什么
市政府新闻发布会介绍本市最新制定的
京东打造首个国家无人机智慧物流 将
全国网站8月份信息生态指数公布 中国
昆仑决11尊龙传奇决战澳门杨建平邀您
2018最新时事政治:2018年国内时事新闻
公务员时政2016年9月1日国内外时事新
特朗普爆出儿子见俄律师目的:是为了挖
2018北京最新时事政治:3月1日时事新闻
中心城区小升初公办学校 随机派位下
QQ飞车手游快速获取大量点券QQ飞车刷
我省2018年“6·27”工程经验交流暨
河北省纪委监察厅调整内设机构 设21
 

硅谷产品经理和国内产品经理都有哪些差异?


发布者: 来源:本站 更新日期:2018-09-28 20:41:02 人气:0

 

  最近看到一篇文章,将硅谷产品经理和国内产品经理做了些比较,文章提出双方的差异是:

  看完文章,总觉得还有更深层的原因;所以,决定自己写一篇文章,试着分析两者的差别,以及造成国内产品经理当前工作内容的原因。

  在分析的开始,我们需要先确定:中美之间的软件产品,从想法,设计,到开发维护,“工序”是一样的吗?

  如果不一样,那么差异原因也就明确是双方的“工序”不同。但如果一样,我们再来分析,一样的“工序”,到底是哪些工作内容不同。

  我们可以从整体上,将软件产品产生和应用分为四个阶段:产品概念产生与规划、产品设计、产品开发测试、产品运营。

  一个软件产品,先要产生概念,有了产品核心概念后,进一步进行规划,并判断产品可行性。

  我们可以分别分析每个阶段需要工作的内容,来看看中美之间“工序”是否有不同。

  所有的创作,包括一款产品,都是从“概念”开始的(《理解漫画》,Scott McCloud,美国;《结网》,王坚,中国)。“产品概念”的产生,无论中美,都是从发现了“用户需求”开始。

  发现“用户需求”后,则需要求证,该“用户需求”是不是伪需求,能否“成为一门生意”(商业价值),值不值得开发,这时,就需要市场分析。

  美国有名的产品经理入门书籍(也许是最有名的)《启示录:打造用户喜爱的产品》中写道“为了评估产品机会,我要求产品经理回答如下十个问题:

  在中国,无论是BAT,还是JD等大中型互联网企业,均要求产品经理在立项前,提交BRD或者MRD(商业需求说明书或者市场需求说明书),以说明市场情况,竞品情况,准备制作的产品的定位,商业模式和收益预估。

  市场调研具体指产品在形成前及迭代期间,挖掘市场中符合自身发展的产品价值点,进行有针对性的产品需求调研和分析。

  3. 产品调研(针对有价值产品点,进行深入的需求调研分析,形成调研报告)

  在市场分析完成后,就已经明确了,该产品做还是不做。如果要做,那么核心的产品概念就已经明确下来了。

  接着需要做产品可行性分析——明确产品的商业模式, 产品生命周期,成本收益预估或投入产出比。

  这部分的工作,国内通常叫做“立项准备工作”,美国多叫做“机会评估”(《启示录:打造用户喜爱的产品》,Marty Cagan,美国),包括编制产品预算(《产品经理的第二本书》,琳达·哥乔斯,美国)。

  国内多通过BRD,或者立项申请书,来具体说明这部分。在《产品五部曲:快速构建互联网产品知识体系》中定义为:

  指产品立项过程中,以描述商业述求(目标或价值)为主的需求文档。服务于产品在公司内部立项时,提供给金主、决策者及相关高层团队以作为商业预期(投入产品比)的评审依据。

  《人人都是产品经理》也提到,国内阿里主要是要求产品经理写BRD,百度团队主要写MRD,实际上,内容均包括这部分。

  而美国主要是要求编写利润表和资产负载表(《产品经理的第二本书》),同时提交“产品可行性的市场需求文档“(《启示录:打造用户喜爱的产品》,Marty Cagan,美国)。从作用来说,中美之间这个部分,内容也基本相同。

  最后一个“工序”,就是确定进行产品开发设计,国内一般称作“产品立项决策”。

  而美国评估的结果,也是确定是否是个“机会”,从而进行下一步设计开发(《启示录:打造用户喜爱的产品》,Marty Cagan,美国)。

  综上所述,在“产品概念产生与规划”阶段,中美两国都需要完成“市场分析”,“产品可行性分析”和“产品立项决策”这三个“工序”,“工序”完全一样。

  分析完概念和规划阶段,我们分析产品设计阶段,此时产品已经立项,需要进行具体设计了。

  国内产品设计,一般分为:“需求调研”“产品功能设计”“人机交互设计”“UI设计”。

  “需求调研”又分为“数据采集”和“调研分析”(《设计调研》,戴力农,中国)。主要是先采集用户直接需求,然后通过分析,从用户直接需求中得到用户洞察,最终发现用户“真实需求”。

  该“工序”最后的输出为《用户需求说明书》,或者需求列表,或者需求池(《人人都是产品经理》,苏杰,中国)。“产品功能设计”是通过设计系统具体功能(流程,操作,反馈等等),以满足需求调研中得到的用户“真实需求”,功能设计的输出物一般是《产品需求说明书》,即PRD。

  “人机交互设计”,有时也叫Demo制作(《人人都是产品经理》,苏杰,中国),是将功能设计和产品概念,变成图纸,方便相关人员理解产品概念和功能设计,该“工序”的输出是网站结构图和网页线框图(《结网》,王坚,中国)。最后就是UI设计,确定排版和色彩,输出效果图。

  美国有一本产品设计入门书《用户体验要素:以用户为中心的产品设计》(美国,Jesse James Garrett),书中提出的UCD思想(以用户为中心设计),以及将产品设计分为五个层次(“表现层”,“框架层”、“结构层”、“范围层”、“战略层”)几乎就是行业标准。

  本书也是中国互联网、软件行业产品人员入门必读书籍(《人人都是产品经理》,苏杰,中国)。

  这五个层次的设计,“战略层”对应的就是产品概念与用户真实需求,“范围层”对应的就是产品功能设计,“结构层”和“框架层”的一部分,对应的就是人机交互设计,“表现层”和“框架层”的一部分对应的就是UI设计。

  所以,在产品设计上,中美的“工序”也是完全一样的,或者说,其实国内的产品设计“工序”,就是完全学习借鉴美国同行优秀实践经验的结果。

  该阶段无需过多分析,无论是软件工程、项目管理、开发设计、测试方法,还是最新的软件开发敏捷方法,国内的“工序”均是学习美国的理论,方法和实践。

  “工序”一般包括:项目计划、项目管理、开发需求分析、系统设计、开发编码、软件测试。

  包含市场推广、商务合作、产品运营、平台服务、商业策略、流程变现等,是一个从将产品推向市场到实现商业化策略,并维持产品良性运转的过程。

  将产品推向市场并实现商业化策略,这就是市场营销的目的。而实现市场营销目的,需要通过四个要素:产品自身、价格、渠道和促销(《图解营销策划》,马尔科姆·麦克唐纳,美国),确定这四个要素,也就是该部分的主要“工序”。

  从上面4个阶段的分析来看,中美之间关于软件产品的“工序”几乎一样,并没有差别。

  中美“工序”是一样的,那么我们就需要分析,他们之间到底有各自负责哪些工序。

  先来看看美国产品经理的工作内容描述,以Facebook的Instagram产品经理JD为例:

  工作内容上,我们可以看到:产品经理主要负责下图深绿色“工序”部分。特别注意JD右上侧注明的“职能分类”是“产品管理、市场营销”。

  上图中有“系统设计”,是因为国内“系统设计”就包括技术选型,架构设计等,一般是技术Leader负责。

  而上面的JD中,产品经理职责描述有“引领技术方向”的描述,也就是包括了技术选型的部分——这也是为什么任职要求有5年以上前端开发经验的原因。

  工作内容上,我们可以看到,产品经理主要负责下图深绿色“工序”部分。特别注意JD上部“职位类别”是“产品/项目类”。

  现在对比产品经理的工作内容,就很清楚了。美国的产品经理(以facebook为例)主要是负责产品的市场分析与产品决策,技术选型,是产品的决策和管理者。而这部分的“产品”工作,本身就是营销四要素之一,所以岗位上属于市场营销。

  国内的产品经理(以腾讯为例)主要是负责产品的设计和“生产”(项目管理),是产品的执行者。这部分属于执行类管理岗,和项目经理类似,所以岗位上属于执行管理类。

  我们再将每个“工序”所要的技能/知识拆开看看,为了简便展示和方便理解,下图中部分技能/知识,做了简化。

  比如:系统设计和开发编码,我并没有罗列整个计算机专业大半的课程出来;又比如经济学,市场营销,我也没有罗列微观经济,管理经济学,定价策略等等。

  从上图,我们能够发现:美国产品经理所需要的技能/知识,主要集中在企业工商管理和软件高阶技术能力,所以美国产品经理招聘,很多需要MBA学位和资深开发背景。

  而中国产品经理的技能/知识,主要集中在设计和项目管理,所以在JD上,并没有强调专业,只是强调技能和经验。

  我们分析了中美产品经理工作内容的差异,现在来试着分析下:为什么中国的产品经理工作内容是这些?

  中国的软件产品经理,成为一个独立岗位的时间较晚,要想知道国内产品经理工作内容形成的原因,则需要梳理下中国软件行业为什么需要产品经理这个岗位(产品方法论:价值研究)。

  中国软件行业,除了产品,主要的角色有市场人员,销售(运营)人员、研发人员、测试人员、项目管理人员、设计人员,以及老板;而这些角色最大的人才供给渠道,肯定是国内各大高校了。

  数学分析、政治经济学、会计学、线性代数、微观经济学、宏观经济学、概率论与数理统计、管理学导论、财务管理、运筹学、营销管理、管理信息系统、运营管理、消费者行为学、营销研究、营销战略、新产品开发管理、营销渠道管理、整合营销沟通、定价策略、服务营销、品牌管理。

  根据上面分析的“人机交互设计”的技能/知识需求,该专业的课程设置,是没法覆盖完整的“人机交互设计”工序的(还是要懂点前端开发知识吧)。

  是的,从供给上来说,国内软件行业,从高校供给端得到的人才,一直缺乏专业的“用户需求调研”“产品功能设计”“人机交互设计”。

  这三个“工序”所需要的技能/知识主要是:经济学、设计调研、数据分析、软件工程、程序设计、消费者行为学、界面交互设计、用户心理学。

  很明显,这些技能/知识,散落在几个大学专业中,没有一个专业是完全覆盖这部分。

  这就造成了:大学不能直接供给,需要社会人员再学习,才能覆盖这些“工序”。

  此处我引用该经济学定律,是想说明:高校人才市场的供给,决定了企业无法从其获得能完成全部“工序”的人才;缺失部分,必然成为企业招聘对应工作岗位的“需求”这个对应的岗位,后来就被命名为“产品岗”。

  我经常听到抱怨,认为国内的产品经理技能单一,甚至认为产品经理和设计师同属低级工种,真刀真枪搞定问题的研发人员才是高级工种(《结网》,王坚,中国)。或者认为产品经理就是画原型的。

  我们现在就把产品经理本身,作为面向软件行业人才市场的产品,来分析一下:国内软件行业企业对产品经理的需求时什么样的呢?

  这类企业岗位设置完备且专业。产品经理需要前接市场,后输出给开发,也会参与开发需求分析和技术选型;对于不太大的产品,也会直接让产品经理兼任项目管理。

  这时的产品经理一般称作PO(产品负责人),该类型企业主要是各大互联网公司。

  这类企业主要保证研发体系的完备,市场分析和可行性均为老板或者销售确定,产品主要作为执行者,完成需求调研,功能设计以及交互设计。

  这种公司已经习惯了销售需求直接导入研发,不做“无用的分析”。需求由老板确定,功能由研发确定;产品经理就是根据老板和开发的需求,产出原型设计。

  这种公司,老板和研发人员确定一切,甚至连项目经理也没有,产品经理工作是“按开发的要求”画原型的,UI设计也就是“美工”,产品经理就是附属。

  “人机交互设计”肯定是“必备属性”——这也就是为什么是个产品经理,都会Axure的原因;不会的产品经理,大多都饿死在路边了…..(话说,我也是从用Axure画原型开始,转产品经理的)。

  其次,“用户需求调研”和“产品功能设计”肯定是“期望属性”,特别是“用户需求调研”的能力,因为后续的功能设计和交互设计都需要该部分的输出,所以该部分输出能力的强弱,往往也是判断一个产品经理好坏的标准——此时的产品经理,还需要了解软件本质,以及懂一些技术常识。

  最后,“市场分析”“产品可行性分析”“项目管理”等,则属于“魅力属性”——拥有“必备属性”“期望属性”后,就成为了一个合格的产品经理;但是,如果想继续往“高阶产品经理”升级,那么“魅力属性”则必不可少。市场营销,项目管理,软件工程,系统架构,技术发展方向,等等,都需要学习和掌握。

  从上面的分析,我们可以看出:产品经理的定义在国内其实比较混乱,原因多在于公司自身的组织架构——产品经理很多时候成为一个补公司职能“空缺”的角色,这也就有了产品圈里自嘲的那句话“不是开发测试的事情,就都是产品经理的事情”。

  凯恩斯在其著作《就业、利息和货币通论》中,提出市场需求,决定了市场供给,也就是凯恩斯定律。

  国内软件行业产品人才的需求,决定了产品经理们怎么去选择自己的技能和知识,以供给人才市场——这也就是造成当前国内很多产品经理技能单一的原因。

  短期看需求,长期看供给(《斯坦福极简经济学》,蒂莫西·泰勒,美国),正是长期宏观上国内高校人员供给的缺失(或者是脱离市场实际需求),决定了国内软件公司对产品经理岗位的需求;

  从微观上说,又是国内软件公司对产品经理岗位职能的需求,决定了国内产品经理的技能和知识,从而形成了中美间产品经理工作内容的差异。


打印此页】【返回
 

硅谷产品经理和国内产品经理都有哪些差异?芯片级专修学院 版权所有